主页 > 风采视界 >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 >

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

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【这里那里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

老板找我写农夫这个特展的时候,我有犹豫了一下下,因为我人不在鸡笼坡,没有能够亲眼感受一下这个画展,怎幺下笔呢我,难道又要我重新走上那条翻车的老路,写一个我缺席的画展,像我2016年写西西瓜的《蚊子叮》那样吗?光是想到这里都冒冷汗,尤其是当我惊觉西西瓜原来不但画画让我惊艳,写作一样教我脸红,如果我没有及时悔悟马上改行,也是因为我除了写作之外就没有别的本事了。

农夫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写手。你别看他平时沉默寡言,以为他只会画一些令人感觉十分孤独的画,我领教过他笔下的幽默和敏锐。对于生活,对于生命,对于世界,对于自己,他有自己的解读方式和见解。你去找他刚刚出版的图文集《孤独症》来看就懂我什幺意思了。是的,写文章这回事,就算你驾驭文字的能力好到可以让你在想像的地平线上驰骋,要是你没有自己的看法,你写出来的东西是不会有人愿意驻足留连的。现在你知道我为什幺会迟疑了吧,当老板问我想不想写农夫这个特展的时候。

想,当然想。但我更愿意当一个普通观者,到现场去安安静静欣赏农夫的画。就像打开每一本我喜欢的书,我更愿意当一个普通读者。尤其当我发现农夫在白墙上素描许许多多的小人物,好漂亮的一面墙啊,我就感到更加扼腕,因为自己的行程跟农夫的画展撞期。事实上,当我从老板的脸书获悉,铁河工作室和农夫以及黑蚂蚁出版社合作这样一个特展,而展览期间我刚好又回曼谷了,我就想把老板臭骂一顿的了。

但生命并没有应该怎样,就像台湾诗人零雨说的,生命就是这样。所以,现在,也只能够希望你们去看这个画展,亲爱的读者,不管你知不知道农夫,不管你有没有看过农夫的画,不管你有没有看过农夫的《孤独症》,虽然我的遗憾并不会因此而稍减,但我如果能够吸引到一个人去看这个画展,就算只有一个人,那幺我也就有动笔写这篇文章的理由了。

孤独症特展

展期:7月6日及7日、13日及14日、20日及21日   (展览仅于周末开放)

时间:下午1点至晚上7点

地点:Iron River Studio

文/ 图:野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