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移动通信 >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 >

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

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

铁河手作人展结束后,我才想到应该给每一个参展的手作人的双手照相留念,毕竟这一双双巧手带给了我们不少的惊奇和快乐,例如策展人老闆的“蓝色马戏团”,这件装置作品凑合了农夫的文艺、妹妹的无邪、娜娜的核突、森林的怪鸡和他自己的童趣,每一个部分各自各精彩,摆放在一块儿又很和谐,好像几个老朋友的好玩点子久别重逢的派对,让我十分开心。

我也没有能够跟每一个参展的手作人说说话,有的曾经见过可是不熟,有的初次见面还很陌生,我需要像狐狸遇见小王子的时候那样静静互相观察。听说某个部落的印第安人也是这样,如果子女外出多年然后还乡,父母都会保持沉默,静静观察子女一段时期,然后才会开始交谈。不过我和我所熟悉的手作人,则是一见面就叽哩咕噜一大堆有的没的。

跟妹妹一见面就是拥抱,毕竟已经有一整年没见过面了,她生了宝宝我都没有去看她,但我们并没有陌生一点点,仿彿昨天才见过面似的,只不过一夜之间多了一个娃娃。这次她有两件作品参展,两件都是自己初为人母有感而发,都保持着她好玩的个性,尤其是挤奶女人那件,有点色色的,但又令人会心一笑,是我们所熟悉的妹妹,她的鹹湿那幺坦蕩蕩,你不会觉得猥亵,你只会觉得无邪。

小胃一如往常以小取胜,也许有人会觉得,跟其他手作人比较起来,她这次参展的作品不太起眼,但很适合像我这样一个爱看细节的人,尤其是她宝贝女儿晨晨随手涂鸦的小卡片。其实小胃本来就是以晨晨的涂鸦作为主打,她自己用纸黏土做成的小花小鸟小房子,造型也都是“抄”她外甥的,所以她这次参展的作品题为“童画世界”。

神婆这次参展的作品当中有个“猫公寓”系列,真是可爱到令人大跌眼镜,因为她的作品一向灵气逼人。当然不只是因为我爱猫咪,但我真心觉得,神婆这个从“猫爱纸箱”得到启发的系列非常好玩,她让一只只造型各异的纸黏土猫咪躲猫猫,躲在火柴盒里,害我必须一个个火柴盒打开来看,因为很想知道猫在里头的,到底是一只什幺样的猫咪。最好玩的是,其中一个火柴盒里,竟然藏着一只粉红小猪,神婆笑说这是“鱼目混猪”。

至于Tako,上一次见到她,应该是她在槟城乔治市Chai Diam Ma Cafe展示的“女王花园里的画像”,那是2012年的事了,我的天,时间过得真快,五年就这样过去了,她有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,已经不再接受委託製作娃娃,事实上她的作品也已经不再限于娃娃,就像这次她展出的,她把娃娃化为玫瑰、樱桃、天鹅等等静物,构思还是那幺巧妙,手工还是那幺精湛,原本可以要价更高,但她不肯,因为不想自己的作品成为别人负担不起的东西,这一点很让我感动。我很高兴她还能够保持创作的初衷,也希望她,还有其他的手作人,继续秉持这种忠于自己的诚挚心态,快快乐乐地玩下去。